笔趣阁 > 魔法玄幻 > 江湖十大奇案 > 第二十二章:红裙墓碑亲身试
    恶臭。

    这些骗子真是充满恶臭。

    张小雷在心中暗暗叹气,他只好又带上李风舞的信,往邵家走去。

    考虑到又要去邵家,他索性带上了墓碑,正好跟邵小玲交换红裙。

    等来到邵家,这后门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张小雷想想也是,邵老爷这般身份的人,自然不会在后门等着,也不会在前门等着。

    于是他有些别扭地翻过围墙,摸着黑往上次的大堂走去。

    等来到这儿,邵老爷果然在此处吃茶。

    他单独一人,坐在椅子上看着明月,倒是颇为悠闲。

    张小雷怕惊扰到邵老爷,便直接走到大堂前方,正儿八经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邵老爷瞧见张小雷,他没有理会,仿佛早已料到张小雷会来,自顾自吃茶。

    等来到邵老爷跟前,张小雷拿出信封放在桌上,轻声道:“邵老爷,这是我先生给你的信,可证明沐修是奸细。”

    邵品微眯着眼睛,轻声道:“江湖骗子都不可信,我怎么确定这不是你先生拿来骗我的?也许你们都心怀鬼胎,只是你先生打算卖掉沐修,让我对他信任。”

    张小雷心中惊讶。

    这邵品果然不一般,竟然猜出了大概。

    他面不改色,说道:“我也不知,我只顾帮先生做事,还不到有资格参与计划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邵品问道:“这般卑微?”

    “先生对我有恩,我只要有口饭吃,就很是感激……”张小雷诚恳道,“别的事儿,叫我做什么,那我便做什么,不敢多问。”

    邵品叹息道:“挺好一青年,怎么跟下九流混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张小雷下意识道:“我先生不是下九流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算是骗仙,也只是下九流。”邵品说话时,脸上有股轻蔑与淡然,“乞丐的头子,便不是乞丐了么?”

    张小雷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他倒是觉得邵品说得也对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李风舞确实是下九流。

    于是他回答道:“邵老爷,我们这些人没多大身世,你说我们是下九流,那我们也认了。这年头挨骂若是能换个番薯,换些馍馍,那也划得来。我们也没多的想法,只想在这世道吃饱饭。”

    邵品啧啧道:“你先生若是真有能耐,就该去报国。皇恩浩荡,他空有一身本领,却不知投军报国,或是做一官员门上宾客,实在是浪费本领。”

    张小雷笑道:“先生的想法,我不敢揣测。”

    “你揣测不了,我却已经揣测明白……”邵品淡然道,“你可知道,你先生与我做了什么交易么?”

    张小雷摇头道:“不知,也不想知。”

    邵品笑道:“不想知?”

    “我只顾做事,打听再多也没意义,没那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下去吧。”邵品点头道。

    张小雷松了口气,连忙退下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急着离开邵家,而是在里边晃荡,寻找邵小玲的住处。

    记得邵小玲在学堂里说过,她住在屋子的西北角,因为那边有个空闲的演武场,专门为她一人所用。

    张小雷寻找一番,还真找到了邵小玲的住处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入夜,但邵小玲还未进房休息。

    她正站在一个怪异的木桩旁,那双手出手如电,打得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张小雷在心里暗暗称赞一句厉害。

    邵小玲见到张小雷,她停住手,笑吟吟地说道:“怎么忽然来了?”

    张小雷说道:“来和你交换线索,不过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练功……”邵小玲说道,“木人桩,没打过么?”

    张小雷摇头说道:“我不练功,自然没打过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你看着便不像是会有出息的样子。估摸着在烂泥巴里展现你毫无意义的一生,便是你来人间走一遭的真理了。”邵小玲安抚道。

    张小雷听见这说法,他想要反驳,又不是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想扯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可担心被人痛打。

    “我去拿裙子。”

    邵小玲嘻嘻一笑,便进了屋子。没过多久,她便将红裙带出来,与张小雷说道:“来,交换。”

    张小雷连忙将墓碑递给邵小玲,跟她换过红裙之后,便急匆匆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

    邵小玲惊讶道:“现在是你走的时候吗?我们难道不该交流交流心得?”

    张小雷无奈道:“我与你有什么心得好说?”

    “互相交流心得,也能缩短双方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心得。”

    邵小玲的眼里,顿时出现一丝鄙夷:“你果然是没有出息的人,正好我有些心得,就让我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张小雷苦笑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裙子,应该没有人穿过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邵小玲一开口,便让张小雷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他眨着眼睛,疑惑道:“你怎么知道没有人穿过?”

    邵小玲指着裙子说道:“这裙子……像是粗略赶工出来的,只是图个样式,但里边的做工很是粗糙。你瞧,这儿有几处缝合的地方,做得很差劲,若是穿在身上,会磨得疼。只有脑子傻了的人,才会穿这样的裙子。”

    张小雷在邵小玲的指导下,仔细地打量着裙子。

    后背处、腰处、右边袖子,确实都有没缝好的迹象,多出了未裁剪好的布料。

    他好奇道:“你可真是厉害,怎么能观察得这么仔细?”

    邵小玲哼道:“因为我自己穿上了,我之前看的时候没有感觉,等穿上之后,立即就发觉了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张小雷目瞪口呆:“从棺材里拿出来的东西,你还能穿在自己身上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穿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担心厉鬼索命么?”

    “怕个球……”邵小玲满不在乎道,“要是真有厉鬼来跟我索命,那我倒要看看谁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这姑娘……确实是凶残!

    张小雷在心中暗暗评价了邵小玲一句,随后问道:“这衣服还有什么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其他问题倒是没了,只是能感觉出不会有人穿。如果那人真要穿的话,应该会将布料修好……”邵小玲说道,“你这墓碑,我也仔细瞧瞧,也许我能发现什么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张小雷的心中,忽然有了邪恶的想法。

    为了调查,邵小玲将红裙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她……该不会把墓碑放在邵家祖先的灵堂上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