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魔法玄幻 > 侠气天降 > 第五十八章:城主告令
    “王师兄多谢了!你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楚朝阳对着王师兄抱歉行了个谢礼,而后向着院落外缓缓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这处院子是他临时找到的,原本的房主一家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鬼物全给害了!

    王墨形看着逐渐走向大门处的楚朝阳,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,眼底深处有怨毒闪过。

    这个仇他记下了,等把人找到,就算打不过他,也杀他全家,他王墨形这一辈子还没受过像今天这样的屈辱。

    站在院门旁,楚朝阳手中一颗石子不断的转动,内心犹豫挣扎了一下,摇了摇头,手腕翻动,石子破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王墨形眼中带着深深的怨毒,思绪停止,头颅后仰,最后看了一眼夜空,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杀人夺宝,本来该是一件让人畅快的事,可我怎么感觉心里并无想象中那么好受呢!”

    楚朝阳纵身一跃,从院门上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哐!哐!哐!……

    “城主府告令,所有店铺今日开始恢复营业,所有百姓回到自己工作的岗位,恢复生产,违令着斩,绝不姑息!”

    斩!

    斩!

    斩……

    锣鼓喧天,一对对士兵挨家挨户的敲门,叫门,发布城主府告令。

    冰冷的枪芒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所有人带着木然,惶恐,不知所错,拿起已经旷下半个月的工作。

    萧瑟的街道终于有了人气,虽然所有走过的人都是匆忙忙。

    城主府命令着百姓恢复生产的同时,还发下了粮票,所有与食物有关的店铺,粮铺,甚至是街头的小吃摊,需要付银子的同时,还需要粮票,每个人一天能买的与吃的有关的东西被定额。

    所有粮铺,店铺,小吃摊,有军队入驻,收取粮票的同时,防止有人闹事。

    “老子有银子凭什么不卖给老子粮食。”

    东林城所有粮铺挤满了人!大部分人都是拿着银子粮票,老老实实兑换,但总有些平时蛮横惯了的人!看不清形式。

    “有银子,还要有粮票,规矩早已经跟你们说清楚了!马上下去,别耽误事。”

    发粮的伙计不耐烦的挥着手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太平世道,他们这些在粮铺做事的伙计都不用看人脸色,粮食这东西,爱买不买,不买拉倒。

    顾客是爷?不存在的!

    何况是这乱世将临的时候,如果不是管府强力施压,这粮铺大门,他们掌柜的,根本不会打开。

    “老子有银子,就要粮食!”

    闹事的壮汉,拿着个布袋就要直接装粮,他的身后,人群汹涌,有人带了头,他们生了跟着一起干一票的心思。

    守卫在粮食边的几个士兵,对视了一眼,分出两个人,来到壮汉身边,二话不说,长枪就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长枪入肉,鲜血飙溅,壮汉低着头,看着从后背穿过来的两杆长枪枪尖,嘴中呕血,颤声惨叫呻吟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上前,将半死不活的壮汉拖了下去,放在粮铺台阶上。

    台阶上的壮汉,整个人不断抽泣着,鲜血不断泊泊流出,眼中的神光不断暗淡。

    蠢蠢欲动的人群为之一窒,台阶上那鲜红的血,深深的扎在了他们心口。

    小二咽了一口吐沫,颤抖着手将沾染着鲜血的米粒,搅动着混合起来。

    管府的力量,在军队的支持下强力出手,企图将大乱的东林城拉回正轨。

    这一切与专心习武的楚家人没有任何关系,在楚朝阳的特意叮嘱下,他们一直未曾出过院门。

    至于城主府回到曾经岗位的告令,自然有张家帮忙解决。

    再说,梧桐巷已经彻底废了!想回也回不去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一声巨响,楚家小院大门被人暴力踹开。

    正在监督一众楚家同辈兄弟习武的楚朝阳,疑惑抬头。

    这是谁吃错枪药了?乱踹门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解释,今天他楚某人要他们横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一群臭要饭的!也不知道给我们家老头子灌了什么迷魂汤,让你们在这里白吃白喝,像大爷一样伺候着,小爷早就不爽了!”

    “二哥,就是这些人,别看现在没多少,你是不知道,前段时间,好家伙,那可是有上百张嘴!一天三顿,顿顿白米饭,那吃下去的可都是银子,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想的!想做好事,发一发善心也不能这么造啊!”

    一群身穿白衫,腰挎长剑的青年,在一个十八九岁,穿着锦袍的少年带领下,从院门涌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楚家一众正在练武的兄弟,被这群不速之客吓到了,下意识的向着楚朝阳靠拢,毕竟一看他们的穿着打扮,就绝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乱说话是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楚朝阳凌厉的眼神扫向引路的青年,他说的话,还有语气,楚朝阳不喜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张福安办事还算尽心,楚朝阳恐怕就直接一巴掌扇过去了!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看什么看……”

    引路青年张东盛,被楚朝阳一个眼神看的心里发毛,心脏噗通,噗通的一阵跳动,色厉内茬的对着楚朝阳一吼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张东盛的嘴巴狠狠的被扇了一巴掌,出手的不是楚朝阳,而是他旁边的一个白衫青年。

    “二,二哥……!”

    张东盛被打懵了,委屈的看着自家二哥,满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我是你弟弟,也没犯什么事,你直接出手就打,不就是拜入了元山门吗?了不起了是吧!今晚回去我就告诉老娘,你打我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“二什么二,打的就是你,嘴巴那么臭干什么?”

    二哥怒瞪着张东盛,他是真的愤怒,害怕到极致发出的怒火。

    这坑哥的玩意,在家里面真真就是混吃等死的货,这里有这么一尊大神在,这二货既然全然不知,还不知死活的将自己带过来找茬。

    这是想带着亲哥一起跳火坑的节奏。

    现在张东福只想狠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,在元山门压抑的太狠,一出山门怎么就放飞了自我呢?被这蠢蛋弟弟一怂恿,脑袋一抽筋,怎么就跑这地方来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师兄弟是出来找乐子的!不是出来找死的!

    对啊!我是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张东福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样!

    “带个路你都不会,走错了地方你还有理了!既然还敢出口骂人!”

    张东福对着张东盛一顿暴踢,一路踢足球一样将他踢了出去。